行业走向何方?聚焦上海NFT新规丨《问Ta-王雷元宇宙时间》精华实录

admin imtoken最新版 2022-07-22 没有评论

7月20日,元宇宙直播访谈节目《问Ta-王雷元宇宙时间》迎来第三场直播对话,主题是《全行业聚集:上海NFT新规!》。

本场主持人是巴比特CEO、资深媒体人王雷,嘉宾是上海树图区块链研究院院长龙凡和红洞科技CEO张贝龙。

在长达1个小时的对话中,话题涉及为何上海会相继发布《上海市数字经济发展“十四五”规划》和《培育“元宇宙”新赛道三年行动方案》?数字藏品行业“悬而未决”的交易流转服务是否即将开启?NFT、数字藏品有哪些可见的落地场景?中外元宇宙软硬件的差异在哪里?等等。

我们记录了部分精彩观点,以下是对话的精编版本。

行业走向何方?聚焦上海NFT新规丨《问Ta-王雷元宇宙时间》精华实录

王雷:上海本次出台《规划》,是地方政府首次在数字经济发展规划中明确提及NFT、Web3.0和元宇宙等前沿概念,尤其是在官方文件中提到NFT非同质化代币这个词,让人震撼!这次政策力度那么大,背后有什么原因?

龙凡:

我们团队在上海扎根有三年多,(规划)对我们来说并不特别意外。上海是一个追求卓越,追求新技术,而且对新生事物,对初创团队都非常包容的城市。新事物出来,它不是马上一股脑冲上去,也不会一竿子打死,而是充分了解,再对它进行甄别。

国家对于同质化代币持否定态度,所以大家好像对代币这个词都比较担忧,但其实NFT非同质化代币是个技术词汇,后面大家把它叫成数字藏品,实际上是一个东西,对不对?所以这只是对它是什么的一种实事求是的定义。

然后规划划出了很明确的界限,元宇宙、Web3.0、NFT,鼓励大家可以在这些领域发展、创新。鼓励市场参与积极作出贡献。

所以它并不是对一个非常新的东西很快给出反应,而是在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得出的结果。

张贝龙:

一般来说,这种大的规划的书写不是一个人完成,是一个大集体共同智慧的显现,集体写完之后专家再评审,评完再开会,最后才到印发这个环节。这一整个流程会花很长时间。

所以这个事情本身是一个正本清源的过程。我从来不认为说NFT跟数字藏品有巨大不同,它本质上是一个东西,你并不会因为它变了一个名词,它内核的那个东西,比如对数据所有权的认证就会产生一些变化。

里面也提到了交易,很多有朋友说,这事好像应该发生在海南或者深圳,为什么跑到上海去了?上海是我们的金融中心,交易的事情在上海出现,可能这事并不意外,本身就应该有。

就像龙总所说,这是一个很长的过程,说明绝大多数人,包括当时参与规划书写和评审的专家,对这件事情都是认同的。

王雷:上海“十四五”规划有个重磅的提法,提出NFT交易应当由龙头企业来主导探索,在安全合规的前提下进行。什么样的企业算得上是规划中提到的龙头企业?你们有什么看法?

张贝龙:

数图在我看来就是上海的区块链大龙头了,其它包括像央企,上海一些互联网大厂,我觉得它们都有可能去做。十四五规划是一个集大家力量共同书写的一个东西,它不是某一方意志的体现。交易这件事情毕竟有金融属性,有金融外溢性风险等等,可能更重要的是需要有一些所说的龙头企业。

但是,交易这事非常复杂,所以要有相应专业的团队去做,我想这件事情最后肯定是通力合作,包括从底层基础设施,比如数图链。然后上边可能有我们专业化的交易场所。交易场所还要再配备相应金融机构的介入,包括像商业银行,或者传统的证券交易所,然后会制定诸如合格投资人的准入,反洗钱等等规则。

所以,这可能是一个通力合作,多方合作,而不是单方来做的事情。

龙凡:

我们不算龙头企业,我们是一个研究院,我们一直在做区块链的底层技术研究。我们的态度是愿意为上海的元宇宙战略提供底层技术的支持,任何龙头企业想要做,我们都可以提供公链、联盟链的技术支持。

第一个观点,很多时候新的事物会给初创企业机会,可能一个新兴行业会从初创企业里诞生。

第二个观点,很多时候龙头企业、央企、国企,它介入也相对容易。可能一批初创企业先去试一试,谁跑得比较前面,规模已经起来了,它们再通过资本投资或者其它方式把它给拿过来,合作合营,我觉得这也是一种可能的路径。完全,一开始就由一个央企或者一个大厂来做,我觉得这个比较难说。

我们一直跟上海政府有一些沟通渠道,这个过程中也提出了我们的建议,所以我们对这个规则并不意外,但是会觉得经历这么多疫情,这件事情终于落地了,我们终于可以开始提供我们技术上的底层支撑了,让任何想要用我们底层支撑的人都可以来做这件事情。

王雷:交易这个数字藏品行业“悬而未决”的问题,会率先在上海迎来了转机吗?如果真的实现了二次交易,它会需要哪些条件吗?

张贝龙:

我们可以分几个维度来说“交易准入”。

第一,首先内容需要准入,它可能偏向于非同质化的内容。就是把NFT当成一个版权,就是放到版权的大框架里去做这个事情,这可能会是一道坎。其次,如果你把NFT当成数据的交易,两者就皆可了。这是两种不同的叙事方式,一个是版权,一个是数据。我也听到过虚拟财产的叙事方式,把NFT放到一个法律框架底下去说明它的权利情况,然后再去根据权利情况做交易。

第二,对于投资者的选择。交易具有一定的金融属性,NFT不仅有传统的商品属性,它不是一双鞋,它的内容,它的载体要更复杂一些,它会有一些合格投资人的要求。

第三,对交易场所也会有相关的要求,比如说反洗钱,这是非常复杂的,当然还会包括其它一些金融上的风险管控能力的要求等。

龙凡:

我补充一点,我觉得很重要的问题是防止NFT被用来作为炒作和洗钱的工具。

像海外偏艺术品类的NFT,它发行一份,在单价或各方面都很容易被人盯上,恶意炒作。国内不少用ERC1155来做,它发行份数会比较多,它像是一个社区的证明,一个面向粉丝的产品。比如奈雪的茶,它发行一个NFT给喜欢喝它茶的客户,它可能希望发出去几万、几十万份,这是可以理解的,而且也能稀释被恶意炒作的可能,同时也容易控制洗钱。

王雷:上海这次在规划中提出,要“发展区块链商业模式,着力发展NFT等商业模式,加速探索虚拟数字资产、艺术品、知识产权、游戏等领域的数字化转型与数字科技应用”,NFT未来可能会有哪些商业模式?

张贝龙:

艺术品,艺术品是这波NFT浪潮的起点,比如Beeple的画。NFT对艺术家来说其实是刚需,他们想对纯粹的数字艺术进行确权,但这在国内其实探索的并不是特别多的一个场景,这可能跟国内数字艺术家稀缺,以及用户对纯粹的艺术品的理解有关系。我们尝试过很多艺术感很强的产品,我觉得很好,但用户可能很难感知到,这个市场可能需要长期培养,它绝对不是一朝一夕。

知识产权与保护,这其实是传统业务跟NFT和区块链的融合,知识产权+区块链。知识产权保护原本就有,NFT可能是提供了另外一种方式。用区块链做知识产权保护、存证,红洞有过很长时间的探索。但不同而是,有了NFT就能流转,在合规大框架下的交易真的行得通了以后,整个市场会形成一个爆发式的增长。

游戏,可以是NFT+游戏,也可以是游戏+NFT,NFT+游戏(NFT为主)是完全不同的游戏叙事方式,和我们现在所玩的游戏不一样,它可能需要有一个经济的基础设施,然后再去搭建一个数字场景让用户去玩。游戏+NFT就是道具、装备形成一个NFT资产,进一步的话可以做流转,这个叙事也很有意思,可以很宽广。这块国内几乎没有人做,游戏这个产业几乎被掌握在几个大厂手里,我们也涉足不了。但上海有几个很不错的游戏厂商,或许可以做一些事情。

龙凡:

从哲学上说,元宇宙是需要创造一个新的世界,元宇宙和互联网有什么不一样,除了感知技术提升,区块链作为底层,可以让人们全栈式在元宇宙里完成经济交换。

除了可能吃喝拉撒的问题以外,未来可能很多问题都可以在虚拟世界里解决,那人们会投入越来越多的时间,也会有越来越多的经济活动沉淀在元宇宙里,那就会超出现在,不仅仅是NFT、数字藏品这类交易。

王雷:上海这次还提出,要推动“数字IP全球化流通等相关业态在上海先行先试”,我们是不是要打造“中国漫威”和中国的奥特曼?这当中会有哪些挑战与机会?

张贝龙:

NFT的叙事,它所带来的IP打造方式和传统的不一样,BAYC用了一年时间走了迪士尼50年的路。区块链、Web3的叙事方式让一个IP很快呈现在全世界人面前,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式。

我曾问上海的一位领导对NFT和数据藏品现在的发展怎么看?他说你们做的都太浅了,你们根本就不明白文化是什么,你们只是把那个东西拿出来做了一个发行,用户买走了,但这个IP背后那些厚重的东西积淀得很少。

一个看上去很传统的东西,数字化后,再通过NFT、区块链的形式输出出去,形成我们外宣上一个很重要的体系,这是红洞在努力去做的,可能会慢一些,但我们在努力去做。

龙凡:

现在国内很多NFT项目还做得很浅,NFT作为一个全新的内容载体,是不一样的东西。

买一个漫威的周边和漫威的NFT,本质区别在哪?前者是你为情怀消费,后者超出了情怀本身,NFT很核心的价值是它能让大家都可以看到,都能互相认同,都可以在链上验证,这很关键。它形成了一种额外的商业逻辑,你可以建立一个社区,这个社区对于某件事情都有额外的关注。

国内发展NFT,大家要尝试建立的,不是只想着把NFT卖出去,而是想办法在国内也好,海外也好,建立关注中国文化元素的一批人、一个社区,这样才能提高文化输出的效果,也能够带动你的整个商业模式,超越简单的发一个NFT的模式。

但国际化对技术可能也会提出一个要求,国际化是要让大家都能够访问,那你才能输出到全世界,讲好中国故事,那就要在公链上做NFT的发行。

王雷:除了NFT,上海最近出台的和元宇宙相关的政策中,还有不少值得关注的政策,比如建设虚实交互新娱乐、虚实融合医疗健康,还有要打造城市数字孪生体,以及数字人全方位提升工程等等,在你们看来,都有哪些最感兴趣的政策亮点?

张贝龙:

对我来说最感兴趣的是数字人,我认为这波元宇宙浪潮退潮时可能剩下两个东西:数字人和NFT。脑机也好,更沉浸的展示也好,恐怕时间都还要长一些。

数字人也分很多子赛道,现在数字人成本还太高,当它可以形成一个商用级应用时,会有很大的能量释放,可能会和NFT产生比较强烈的化学作用,像虚拟服饰等等。

龙凡:

所有政府都围绕的一个核心是数字化,这个过程中会产生越来越多的数据,有些数据很关键,比如存证服务,确权服务,甚至它会产生进行经济交换、交易的需求。那它就会有对区块链技术有需求。

这些政策推进之后,我会非常看好区块链技术,它会对区块链产生一种需求,因为最终都要区块链相关的基础设施去解决

王雷:元宇宙关键技术这块,我们和国外的差距很大吗?元宇宙技术会制约我们产业发展吗?

龙凡:

首先从硬件上来说,大家对芯片卡脖子的事情都比较了解,元宇宙相关的终端系统芯片上情况是类似的,最终还是看我们能不能制造出足够精度、制程的芯片,我们国家正在攻关。

软件上看,尤其是区块链相关技术,我们并不落后。应该说不同国家在这方面的投入都还算起步阶段。

需要说一点。有时候技术到了一定程度后,未来要往哪个方向走,往哪个方向改进,其实是由后面的应用去追。国外整体在应用层面的开发走得比我们更加深一些。如果我们在应用上一直是落后状态的话,最终是有可能影响到我们技术发展的。

类比互联网,我觉得确实我们做大做强了,因为我们有庞大的互联网网民基数。而且,放大看大部分都是商业模式创新,最核心的像人工智能等技术,最后还是等着Google、Facebook,然后大家去学习。

如果我们想要在区块链技术上做大做强,可能大家并不想重复互联网模式。应该说要做得比互联网更好,才符合我们国家现在的追求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8btc.com/article/6766498
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回顶部